来自 文物考古 2019-10-30 16:5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文物考古 > 正文

功能试探,蒙古诺因乌拉匈奴考古的新收获

摘  要  2002年,素有“尧都平阳”之称的山西襄汾陶寺城址中期王墓IIM22的头端墓室东南角,出土了一件漆木杆IIM22:43,残长171.8厘米,上部残损长度为8.2厘米,复原长度为180厘米。漆杆被漆成黑绿相间的色段加以粉红色带分隔,显然具有特殊功能。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漆杆第10—12号绿色带被11号红色带有意隔断,根据以往的研究,陶寺一尺等于25厘米,则第1—11号色段总长39.9厘米,等于陶寺1.596尺,非常接近《周髀算经》所说的“夏至日影长一尺六”的记载。第1号色带至33号色带总长度为141.6厘米即5.664尺,为春秋分日影长。假如以一满杆顶点为起点向前移杆后,第1号至38号色带长度为157.4厘米,加第一杆总长180厘米,共长337.4厘米,13.496尺,非常接近《周髀算经》冬至晷长337.5厘米即13.5尺。由此推测IIM22:43漆杆为圭表日影测量仪器系统中圭尺,时代为陶寺文化中期(公元前2100—前2000年)。

 

图片 1

关键词  陶寺城址王墓IIM22  漆杆  圭表

    2010年11月23日下午,俄罗斯科学院新西伯利亚考古研究所(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and Ethnography)代表团一行四人来我所访问。代表团团长娜塔莎(Polosmak Natalya)研究员在考古所八楼多功能厅进行了一场学术演讲,题目是:蒙古诺因乌拉(Noin Ula)匈奴考古的新收获。演讲由白云翔副所长主持。

 

 

 

黎阳仓遗址全景俯瞰  

1  出土背景

图片 2

 

 

 

    黎阳仓是隋代著名粮仓之一。据《隋书·食货志》等史书记载:“开皇三年,朝廷以京师仓廪尚虚,议为水旱之备,于是诏于蒲、陕、虢、熊、伊、洛、郑、怀、邵、卫、汴、许、汝等水次十三州,置募运米丁。又于卫州置黎阳仓,洛州置河阳仓,陕州置常平仓,华州置广通仓,转相灌注。漕关东及汾、晋之粟,以给京师。”这是黎阳仓建置之始。随后,由于南北运河的开通,黎阳仓成了隋炀帝经略东北边境的物资供给后方基地,但也成了瓦岗起义军从失败走向强盛的转折之地。北宋晚期画家、诗人张舜民在其《画墁录》中记有:“予尝登大伾,仓窖犹存,各容数十万,遍冒一山之上。”这说明至北宋末年黎阳仓遗迹犹存,后逐渐湮没而失去所在确切位置。新中国成立后虽经过多次文物调查,但始终没有确定黎阳仓遗址的确切位置。

    根据考古发掘,山西襄汾陶寺城址分为早期小城(面积56万平方米)和中期大城(280万平方米)[1]。早期小城年代为公元前2300—前2100年,中期大城年代为公元前2100—前2000年。陶寺城址以其发达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明特征不仅成为龙山时代晚期黄河流域的领军文化,而且凸显出都城特征和国家社会性质,又因“尧都平阳”的文献记载地望即今临汾一带,而被多数学者视为尧舜之都[2]。陶寺文化晚期(公元前2000—前1900年),陶寺城址被平毁,沦为普通大型聚落。

演讲现场

    为配合中国大运河(隋唐永济渠)“申遗”工作,在国家文物局的科学指导和河南省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2011年10月以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浚县文物旅游局合作,对文献记载中黎阳仓遗址可能的位置地点——浚县城关镇东关村前街东关囤上遗址(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了考古调查和勘探,确定该遗址就是黎阳仓遗址,位于大伾山北麓,东距215省道约600米。因地处今浚县县城城区内,部分遗址已被东关村居民住宅所占压。在大伾山北麓可勘探的区域内进行的勘探中,发现与黎阳仓有关的主要遗迹有:仓城城墙、护城壕沟、夯土基址、仓窖遗迹、大型建筑基址、道路、墓葬、沟渠和灰坑等。

    陶寺中期大城外侧东南部有一座由两道南城墙围成的小城,面积约10万平方米,城内主要遗迹为一处陶寺文化中期王族贵族墓地和观象祭祀台。在中期王族墓地中,2002年我们清理了一座王级大墓IIM22。         

    2006年2月至11月,以娜塔莎博士为领队的考古发掘队发掘了诺因乌拉墓地的两座墓葬。娜塔莎博士详细介绍了其中的一座带墓道的“甲“字形墓葬。由于此前发掘的几座大型匈奴墓葬都位于沙地环境,加上使用大型机械发掘,所以墓葬结构的细节不太清楚,这次发掘目的之一是通过仔细的清理,了解匈奴高级墓葬的形制特点。墓葬封堆近方形,边长约25米。墓葬周围山林环绕,林木秀美,发掘者认为墓葬的选址比较符合中国的风水理论。墓葬有较长的斜坡墓道,在地表部分的墓道和封堆边缘有单层石头栽立的石墙。墓坑上部为斗形,墓坑填土中在不同的深度有四层积石,斜坡墓壁,较陡,四壁有五层阶梯。墓葬在古代已经被盗掘。墓坑下部墓室为6米深的方坑,墓室北部随葬有马、山羊的骨头。距墓口深12米的地方开始发现文物,发现车辆的遗存,有车伞、车厢装饰等。发掘者认为是汉朝皇帝赠给匈奴的。棺椁为木质结构,但已经被墓室填土压塌,加上盗墓的扰动,棺木的结构已经不清楚。墓底距墓口深18.35米,椁室为原木构筑,外面填埋特别的泥,类似汉地青膏泥的做法。墓室泥土中发现青铜器、银器、玉器、漆器和纺织品等。重要的有马具,银质龙牌,中国制作的耳杯,耳杯上有汉字。纺织品有毛毡、丝绸,有的丝绸上还绣有人物形象。一个银质的盘状物比较特别,直径为23厘米,上面捶揲出希腊-罗马风格的人物形象,表现的可能是希腊-罗马世界的神话故事。墓主只剩下几颗牙齿,根据牙齿判断,墓主为女性。根据耳杯上的文字,墓葬的年代可能在公元前9年左右。通过和马王堆汉墓等材料的对比,发掘者认为墓葬模仿了汉代的贵族墓葬的形制。

    黎阳仓遗址的考古发掘始于2011年12月,目前已完成发掘面积2800多平方米。清理涉及黎阳仓仓城城墙与护城壕,3座隋唐时期仓窖遗存,隋唐时期专用漕渠(南端),以及不同时期墓葬11座,灰坑100余个,路1条,灶15 个,同时还清理出北宋时期大型建筑基址2处等。

 

 

    黎阳仓城依山而建,平面近长方形,东西宽260米,南北残长300米,周长约1100米。仓城城墙为夯土筑成,夯层厚0.10~0.15米,最厚为0.20米左右,夯窝直径0.05米左右。由于黎阳仓所在位置的坡状特点,城墙以对原地面略加平整就地夯筑而成。保存较好的仓城西北角北墙残宽6.2米,残高1.5米。经过发掘的仓城东城墙呈东北、西南走向,通过探沟解剖得知,墙体距现地表深2.9~3.15米,残宽5.5米。护城壕位于东墙东侧3.5米左右,宽3.9米。壕沟底中部发现与沟同向的两排密集柱洞,柱洞的直径在0.12~0.18米之间,是否为木桥遗迹,有待于进一步考古发掘才能确定。在东墙外侧约10米处还有另外一道壕沟。值得注意的是,在东城墙与护城壕之间的宋金时期地层下清理出一座五代墓葬和一座北宋时期墓葬,表明这里的城墙和护城壕早在五代就已废弃。

 

图片 3

    在仓城北中部发现一处漕运沟渠遗迹,南北向,口宽约8米,与仓窖的地层年代一致,渠的南端发现有砖砌残墙遗存。在沟渠西北侧,勘探出一东西长40米、南北宽25米夯土台基。从仓城的总体布局推断,仓城的西北部应为粮仓漕运和管理机构所在位置。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网址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功能试探,蒙古诺因乌拉匈奴考古的新收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