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 2019-10-24 03: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中国史 > 正文

拾得的诗,刘裕北伐

永初元年,刘裕废晋恭帝,自立为帝,国号宋,定都建康,南朝开始。执政期间,吸取前朝士族豪强挟主专横的教训,集权中央,抑制豪强兼并,实施土断,整顿吏治,重用寒门,发展生产,轻徭薄赋,废除苛法,亲自听讼,振兴教育,策试诸州郡秀才,举善旌贤,多次遣使访民间疾苦,改善政治和社会状况,终结了门阀专政的时代,使南方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为元嘉之治打下坚实的基础,同时也奠定南朝政治的雏形。被明代大思想家李贽誉为“定乱代兴之君”。他对江南经济的发展,汉文化的保护与发扬有重大贡献,并开创了江左六朝疆域最辽阔的时期,被誉为“南朝第一帝”。

卷八百零七 卷807_1 「诗」拾得 诸佛留藏经,只为人难化。不唯贤与愚,个个心构架。 造业大如山,岂解怀忧怕。那肯细寻思,日夜怀奸诈。 嗟见世间人,个个爱吃肉。碗碟不曾干,长时道不足。 昨日设个斋,今朝宰六畜。都缘业使牵,非干情所欲。 一度造天堂,百度造地狱。阎罗使来追,合家尽啼哭。 炉子边向火,镬子里澡浴。更得出头时,换却汝衣服。 出家要清闲,清闲即为贵。如何尘外人,却入尘埃里。 一向迷本心,终朝役名利。名利得到身,形容已憔悴。 况复不遂者,虚用平生志。可怜无事人,未能笑得尔。 养儿与娶妻,养女求媒娉。重重皆是业,更杀众生命。 聚集会亲情,总来看盘饤。目下虽称心,罪簿先注定。 得此分段身,可笑好形质。面貌似银盘,心中黑如漆。 烹猪又宰羊,夸道甜如蜜。死后受波咤,更莫称冤屈。 佛哀三界子,总是亲男女。恐沈黑暗坑,示仪垂化度。 尽登无上道,俱证菩提路。教汝痴众生,慧心勤觉悟。 佛舍尊荣乐,为愍诸痴子。早愿悟无生,办集无上事。 后来出家者,多缘无业次。不能得衣食,头钻入于寺。 嗟见世间人,永劫在迷津。不省这个意,修行徒苦辛。 我诗也是诗,有人唤作偈。诗偈总一般,读时须子细。 缓缓细披寻,不得生容易。依此学修行,大有可笑事。 有偈有千万,卒急述应难。若要相知者,但入天台山。 岩中深处坐,说理及谈玄。共我不相见,对面似千山。 世间亿万人,面孔不相似。借问何因缘,致令遣如此。 各执一般见,互说非兼是。但自修己身,不要言他已。 男女为婚嫁,俗务是常仪。自量其事力,何用广张施。 取债夸人我,论情入骨痴。杀他鸡犬命,身死堕阿鼻。 世上一种人,出性常多事。终日傍街衢,不离诸酒肆。 为他作保见,替他说道理。一朝有乖张,过咎全归你。 我劝出家辈,须知教法深。专心求出离,辄莫染贪淫。 大有俗中士,知非不爱金。故知君子志,任运听浮沈。 寒山住寒山,拾得自拾得。凡愚岂见知,丰干却相识。 见时不可见,觅时何处觅。借问有何缘,却道无为力。 从来是拾得,不是偶然称。别无亲眷属,寒山是我兄。 两人心相似,谁能徇俗情。若问年多少,黄河几度清。 若解捉老鼠,不在五白猫。若能悟理性,那由锦绣包。 真珠入席袋,佛性止蓬茅。一群取相汉,用意总无交。 运心常宽广,此则名为布。辍己惠于人,方可名为施。 后来人不知,焉能会此义。未设一庸僧,早拟望富贵。 猕猴尚教得,人何不愤发。前车既落坑,后车须改辙。 若也不知此,恐君恶合杀。此来是夜叉,变即成菩萨。 自从到此天台寺,经今早已几冬春。 山水不移人自老,见却多少后生人。 君不见,三界之中纷扰扰,只为无明不了绝。 一念不生心澄然,无去无来不生灭。 故林又斩新,剡源溪上人。天姥峡关岭,通同次海津。 湾深曲岛间,淼淼水云云。借问松禅客,日轮何处暾。 自笑老夫筋力败,偏恋松岩爱独游。 可叹往年至今日,任运还同不系舟。 一入双溪不计春,炼暴黄精几许斤。炉灶石锅频煮沸, 土甑久烝气味珍。谁来幽谷餐仙食,独向云泉更勿人。 延龄寿尽招手石,此栖终不出山门。 踯躅一群羊,沿山又入谷。看人贪竹塞,且遭豺狼逐。 元不出孳生,便将充口腹。从头吃至尾,ci々无馀肉。 银星钉称衡,绿丝作称纽。买人推向前,卖人推向后。 不愿他心怨,唯言我好手。死去见阎王,背后插扫帚。 闭门私造罪,准拟免灾殃。被他恶部童,抄得报阎王。 纵不入镬汤,亦须卧铁床。不许雇人替,自作自身当。 悠悠尘里人,常道尘中乐。我见尘中人,心生多愍顾。 何哉愍此流,念彼尘中苦。 无去无来本湛然,不居内外及中间。 一颗水精绝瑕翳,光明透满出人天。 少年学书剑,叱驭到荆州。闻伐匈奴尽,婆娑无处游。 归来翠岩下,席草玩清流。壮士志未骋,猕猴骑土牛。 三界如转轮,浮生若流水。蠢蠢诸品类,贪生不觉死。 汝看朝垂露,能得几时子。 闲入天台洞,访人人不知。寒山为伴侣,松下啖灵芝。 每谈今古事,嗟见世愚痴。个个入地狱,早晚出头时。 古佛路凄凄,愚人到却迷。只缘前业重,所以不能知。 欲识无为理,心中不挂丝。生生勤苦学,必定睹天师。 各有天真佛,号之为宝王。珠光日夜照,玄妙卒难量。 盲人常兀兀,那肯怕灾殃。唯贪淫泆业,此辈实堪伤。 出家求出离,哀念苦众生。助佛为扬化,令教选路行。 何曾解救苦,恣意乱纵横。一时同受溺,俱落大深坑。 常饮三毒酒,昏昏都不知。将钱作梦事,梦事成铁围。 以苦欲舍苦,舍苦无出期。应须早觉悟,觉悟自归依。 云山叠叠几千重,幽谷路深绝人踪。 碧涧清流多胜境,时来鸟语合人心。 后来出家子,论情入骨痴。本来求解脱,却见受驱驰。 终朝游俗舍,礼念作威仪。博钱沽酒吃,翻成客作儿。 若论常快活,唯有隐居人。林花长似锦,四季色常新。 或向岩间坐,旋瞻见桂轮。虽然身畅逸,却念世间人。 我见出家人,总爱吃酒肉。此合上天堂,却沈归地狱。 念得两卷经,欺他道鄽俗。岂知鄽俗士,大有根性熟。 我见顽钝人,灯心柱须弥。蚁子啮大树,焉知气力微。 学咬两茎菜,言与祖师齐。火急求忏悔,从今辄莫迷。 若见月光明,照烛四天下。圆晖挂太虚,莹净能萧洒。 人道有亏盈,我见无衰谢。状似摩尼珠,光明无昼夜。 余住无方所,盘泊无为理。时陟涅盘山,或玩香林寺。 寻常只是闲,言不干名利。东海变桑田,我心谁管你。 左手握骊珠,右手执慧剑。先破无明贼,神珠自吐焰。 伤嗟愚痴人,贪爱那生厌。一堕三途间,始觉前程险。 般若酒泠泠,饮多人易醒。余住天台山,凡愚那见形。 常游深谷洞,终不逐时情。无思亦无虑,无辱也无荣。 平生何所忧,此世随缘过。日月如逝波,光阴石中火。 任他天地移,我畅岩中坐。 嗟见多知汉,终日枉用心。岐路逞喽罗,欺谩一切人。 唯作地狱滓,不修来世因。忽尔无常到,定知乱纷纷。 迢迢山径峻,万仞险隘危。石桥莓苔绿,时见白云飞。 瀑布悬如练,月影落潭晖。更登华顶上,犹待孤鹤期。 松月冷飕飕,片片云霞起。匼匝几重山,纵目千万里。 谿潭水澄澄,彻底镜相似。可贵灵台物,七宝莫能比。 世有多解人,愚痴学闲文。不忧当来果,唯知造恶因。 见佛不解礼,睹僧倍生瞋.五逆十恶辈,三毒以为邻。 死去入地狱,未有出头辰。 人生浮世中,个个愿富贵。高堂车马多,一呼百诺至。 吞并田地宅,准拟承后嗣。未逾七十秋,冰消瓦解去。 水浸泥弹丸,思量无道理。浮沤梦幻身,百年能几几。 不解细思惟,将言长不死。诛剥垒千金,留将与妻子。 云林最幽栖,傍涧枕月谿.松拂盘陀石,甘泉涌凄凄。 静坐偏佳丽,虚岩曚雾迷。怡然居憩地,日。 可笑是林泉,数里少人烟。云从岩嶂起,瀑布水潺潺。 猿啼唱道曲,虎啸出人间。松风清飒飒,鸟语声关关。 独步绕石涧,孤陟上峰峦。时坐盘陀石,偃仰攀萝沿。 遥望城隍处,惟闻闹喧喧。 卷807_2 「壁上诗二首」丰干 余自来天台,凡经几万回。一身如云水,悠悠任去来。 逍遥绝无闹,忘机隆佛道。世途岐路心,众生多烦恼。 兀兀沈浪海,漂漂轮三界。可惜一灵物,无始被境埋。 电光瞥然起,生死纷尘埃。寒山特相访,拾得常往来。 论心话明月,太虚廓无碍。法界即无边,一法普遍该。 本来无一物,亦无尘可拂。若能了达此,不用坐兀兀。

在中国的众多历史王朝当中,秦显得非常特殊。这不仅仅由于它是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有所谓“百代都行秦制”一说也因为它有过漫长而曲折的奋斗历程。

东晋自偏安以来,时时面临着北方的威胁。祖逖、庾亮、殷浩、桓温都曾先后北伐,但无一成功。为了国家的强大,刘裕决定兴师北上。

起初,秦只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还算不上严格意义的政权,首领也没有头衔;后来,秦繁衍成一个族群,开始称嬴秦,首领仍然没有头衔;经过一番奋斗,秦荣升为周朝的藩属,继续称嬴秦,首领从此有了头衔,称大夫;再后来,秦上升为诸侯国,开始称秦国,首领的头衔也变成秦公或者秦侯;到了战国后期,秦进入强国行列,首领的头衔改叫秦王;最后,秦统一了中国,被称为秦朝,首领称皇帝。

义熙五年,南燕主慕容德死,其侄慕容超袭位,纵兵肆虐淮北,掳去晋两郡太守,驱掠百姓千余家。刘裕因此上表北伐。三月,他统领晋军向北挺进。

从部落到帝国,秦爬行了千年之久,每到一个阶段都有一个新的名称。要讲述这整个过程,在名称上就不能以偏概全,所以统称其为“秦人”最好——不管是秦部落、秦诸侯国还是秦帝国,总归是秦人的事业。

南燕大将公孙五楼见晋师威猛,向慕容超建议扼据大岘,坚壁清野,但被拒绝。刘裕看准时机,冒险越过大岘山隘,一举攻克临胊,夺得大量辎重。接着,晋军将士在刘裕的亲自鼓动下迅速进击,直逼燕都广固。慕容超遁入城中坚守不出。双方进入相持阶段。晋军一方面高垒重堑,将广固团团围住,以燕人之粮充实军用;一方面招降纳降,采取分化瓦解之策。南燕大将桓遵兄弟及徐州刺史段宏相继归附,尤其是尚书郎张纲被俘,对刘裕十分有利,最后正是利用他所设计的攻城器械拿下燕都,活捉了慕容超。刘裕以广固久守不降为由,入城后,尽杀王公以下三千人以泄愤。

刨根问底是人类的天性。面对个性鲜明、很猛很暴力的秦王朝,人们不禁要问:它从哪里来?

齐境克服,刘裕本想停镇下邳,荡凊河洛,但孙恩妹夫卢循复集孙恩残部,败晋军于豫章。刘裕不得不班师回朝。回京后,先后督师镇压卢循、剿灭割据长江中上游的刘毅、谯纵势力,逼走司马休之,使南方出现了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一统局面。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排除一个理解上的误区。

义熙十二年一月,后秦主姚兴死,姚泓继位,内部叛乱迭起,政权不稳。刘裕认为这是灭亡后秦的良机。时刘裕图以晋室名声安抚北方人民,故想奉司马德文之名北伐,司马德文因而上书出兵,以修谒晋室山陵,最终刘裕就与司马德文一同率兵出发。八月,刘裕以刘穆之任尚书左仆射,内总朝政,外供军粮,自己率大军分四路北伐。九月,刘裕扺达彭城。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领兵由淮、淝转向许、洛,后秦诸屯守皆望风降附,晋军进展神速。十月,王镇恶军占领洛阳。

在人们印象中,朝代是唯一的,从来都是一个朝代紧随另一个朝代,后朝只能建立在前朝的废墟之上,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唐宋元明清的朝代更迭如此,到了近现代也是如此。

次年正月,刘裕留其子刘义隆镇守彭城,自率大军北上。此时北魏派十万重兵驻守河北,并以游骑骚扰晋军。刘裕在行军中,虽常设奇阵或用大弩强槊击败魏军,但进军速度缓慢。王镇恶军由洛阳进抵潼关后,为秦主力守险以阻,檀道济军的粮道也为秦将姚绍截断。晋军一时处于危境。王、檀向刘裕求援,而刘裕却为北魏军牵制,自顾不暇。幸得当地百姓的帮助,潼关晋军才转危为安。七月,刘裕摆脱魏军,进至陕城;前锋沈田子攻入武关,进屯青泥。八月,刘裕至潼关,与诸部会合。

然而,大一统观念是秦之后的事情了,在此之前,改朝换代的游戏有着不同的规则,即轮流坐庄制。在同一时间内,华夏的大家庭里有许多相对独立的部落或诸侯国共同生活着,实力最强的被称为共主,大家都服从其领导。如果这个共主堕落了,别的成员便会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共主。但新的共主必须遵守一些成文的或者不成文的约定。比如,在打败原有共主后,新共主只能将其降为一般成员,不能赶尽杀绝,否则就会招来大家的围攻。

秦主姚泓为缓解两面受敌的危局,谋划先消灭沈田子军,再抵御刘裕,于是率步骑数万急趋青泥。沈田子军本为疑军,不过千余人,但各自为战,骁勇异常,数次出击竟使姚泓败还长安。此时,王镇恶突破潼关防线,率师直进,一举攻陷长安城,姚泓率群臣投降.

先秦时期的天下好比武侠小说中的江湖,武林门派有很多,包括峨眉、武当、少林、丐帮等,但盟主只有一个。各门派为了争夺盟主之位大开杀戒,直至决出新的盟主才会停手。所谓的统一江湖便是夺取盟主之位,但别的门派依然存在。

统一江湖和统一天下在本质上是不同的。统一天下是根本容不得其他势力存在,而江湖再怎么统一,大家也是各立山头。

夏、商、周三朝便是夏部落、商部落、周部落各为盟主的江湖天下。秦朝正巧是争夺天下游戏的分界线,在它之前,天下是江湖;在它之后,天下就是天下。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网址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拾得的诗,刘裕北伐

关键词: